今日的金蝙蝠也不曾散去

黄书
自由散漫 不定期更新
同人居多 不接稿 谢谢你的关注❤

[米英]Dreamland.

迟来的七夕x

平胸大佬:

米英.[爱丽丝梦游仙境设.疯帽子x爱丽丝.]


七夕贺文.


 


图/黄书 @黄书_为米英努力产粮中 


文/未来


 






亚瑟在一片漆黑中醒来。


他吃力地从冰凉的地板上站起身,揉了揉自己的头,眩晕感依然残留在他脑际。无尽的黑暗如同潮水将他吞没,他感觉有一阵不知从何处刮来的风正轻轻撩起他的衣衫。“飒飒。”类似丝绸的东西擦过他小腿,他下意识抚摸过去,发现似乎是裙摆。亚瑟嘴里暗念“不会吧……”一面顺着裙摆(大概是——)向上摸去,竟发现自己原本的衬衣之上被人套了件过于少女系的长裙,淡淡的蓝色如同一汪被阳光折射的海湾,领的两端是形如齿轮而轻飘飘似同涟漪的褶皱。亚瑟的脸颊因为这样的装扮而逐渐变得红扑扑的。即便是只有六岁的他,也依然会因为这些古怪的着装而排斥,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祈祷在这黑暗的某个角落不要出现什么该死的摄像头。


他的视线又落在手上,不由惊呼一声。因为他发现自己曾经稚嫩的小手现在却变得修长,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奇妙的变化。


 


“我这是…在哪里。”


他觉得难以置信,似乎就在他沉睡的那段时间,自己一口气长到了十六岁。亚瑟撑着头努力回忆着在摔落这里以前的事情……——等等,摔落…?


母亲温柔的微笑和那盏即将被她关掉的灯霎时间点醒了他。


 


 


“于是,爱丽丝在脑海中盘算着(她尽可能去想,但炎热的天气让她困得都有点迷糊了):做一直雏菊花环的乐趣,能不能抵得上起身去摘出雏菊的麻烦呢?就在这时,突然一直长着粉红色眼睛的白兔从她身边跑了过去……”


“——为什么一定要去把那只兔子捉到当作乐趣呢?妈妈?”亚瑟仰起头,昏暗的光线下他金色的睫毛像美丽的蝴蝶扇动翅膀,


“大概…是剧情需要?”他的母亲讪笑回答。


 


大约为下午三点,


柯克兰夫人正越过他毛茸茸的头读着童话书中的故事,企图让她可爱的男孩早早入睡。因为在此之前,她已与自己的好友相约,要一同参与在自家后院举行的精致的下午茶会。墙上的古钟和亚瑟手上那块不大像是孩童用的精致手表的秒针都在一刻不停地镌刻着时间,滴答滴答清脆响亮的发出声响。柯克兰夫人也跟着变得越加烦躁。


亚瑟每一次都会被故事里情节和那些奇怪的角色吸引得不行,他的问题古怪又难理解。“啪。”柯克兰夫人重重合上书本,一阵风打在亚瑟的脸上。


 


如果不想听他提问就不给他讲了嘛。


这位年轻的母亲显然没有那么好的精神,她抱起轻盈的亚瑟将他放在柔软的被单上,转身跨过一堆玩偶,走出门外,旋即他便转过身,“晚安。”她笑盈盈地朝亚瑟说道,“不要偷偷看书哦。亚瑟。”


“好的,晚安妈妈。我知道了——”乖巧的亚瑟正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衣,他掀开被子迅速钻了进去,还因过于寒冷而打了个激灵,他努力乖巧地给她母亲一个满意的答复。


接着啪的一声,她摁下了电灯,房间顿时陷入黑暗之中。她侥幸般的叹口气,朝着客厅走去。


 


黑暗中,亚瑟睁开眼睛一蹦一跳地跑去书架前,其中还因为看不见路而踢飞了一只可爱的玩偶,在发出“咚”的一声响后,可怜的男孩被吓的一动不敢动,生怕因此而招来母亲。


片刻后,依然是一片沉寂。他擦了擦额头,似乎想抹去原本便看不见的汗珠,旋即兴致勃勃地站立在书架前。


 


他清晰地记得那本书放在那里。


纤细的手指在第二层的每一本书的侧封上滑过接着在末尾停顿,亚瑟的食指轻轻旋转一圈,将第二排的最后一本书取出。


回去后,他打开了电灯,安全起见还特意拉上了房间的窗帘。他抬起手看了看手表,现在距离刚才才过去十分钟不到。大约是下午三点二十分。


 


——《爱丽丝梦游仙境》。


书页被轻轻翻开,他的眼睛迅速扫过,同时嘴里振振有词:


“爱丽丝对此并没有在意,甚至在听到兔子自言自语地说“哦,天哪!我要迟到了!”爱丽丝也没有感到很离奇,(虽然过了一段时间后她认为这事应该奇怪,可当时她的确感到很自然),但是兔子竟然从背心口袋里掏出一块怀表来看了看,然后又匆匆忙忙地跑了。这时,爱丽丝跳了起来,她突然意识到:从来没有见过穿着有口袋背心的兔子,更没有见到过兔子还能从口袋里拿出一块表来……”


阅读至此,亚瑟的脑袋却感觉到阵阵眩晕,视线一片模糊。微风从书页间吹来,亚瑟的发被撩动,但他却感觉到了无厘头的恐慌。若这只是因为力度而扬起的风而言,便过于大了。更像是沉闷的天空即将落下雨滴以前,那一阵阵有着预兆意味的风。凉嗖嗖的风吹拂在亚瑟的面颊,滑过耳尖,他感觉到沉沉睡意扑面而来试图将他压倒,他试图挣脱。却在下一秒坠落黑暗的深渊。


 


昏昏沉沉的梦境如同一团柔软的棉花将他包裹,他紧闭双眼,浑身乏力但丝毫不觉难受,轻柔而温暖,亚瑟的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温和的气喷洒耳畔,他这么对亚瑟说道——


I am waiting for you.


伴随着短暂的尾音的离去,那团支撑着自己不会掉落的棉花似乎消失不见,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开始不断地下坠,淡淡泥土香混杂着鲜花的味道充溢在鼻尖,咚的一声,他终于静止,抵达某个深渊。


那或许是鲸鱼的腹中、也或许是地球的核心。但不管怎样,他已经离开了自己居住之所,前来一个陌生之地。


 


所有的记忆在这里便中断没了后续,重新再次回到亚瑟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此时。


对了……!就是这样啊!亚瑟恍然大悟,却又在下一秒苦恼起来,接下来他该怎么办呢?是止步不前还是奋力前进?是忧心忡忡还是无所畏惧?显然他六岁的小脑瓜还没有办法思考这么多、这么严谨的问题,他只能尽可能做出一个自己不会后悔的抉择。


就在亚瑟挪动脚步开始走动的那一刻,他身边传来了细微的响声,一盏装有三根白蜡烛的银质灯幽幽燃起,它虽不大但依然照亮了这个房间,在他面前呈现而出的,是一张光滑的长桌,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食物:巧克力味的蛋糕、还有一个螺旋形的白色塑料盘,上面被一一盘放着不同形状不同口味的茶杯蛋糕、散落餐桌附近的小甜点、拥有许多颜色的马卡龙,还有可口的饮品——一壶冒着热气、香气四溢的茶。亚瑟不断吞咽,肚子深处传来沉沉的咆哮,自坠落至现在,他还未曾吃过一丁点食物,嗓子也干渴。总体来说,他已是饥肠辘辘。亚瑟强忍着扑上去享用美食的冲动,正打算询问“有人吗?”的时候——他说话了。


 


“嘿。”


 


亚瑟打了个激灵,被这冷不丁从不远处飘进耳朵里的声音吓了一跳,甚至还有些腿发软。


 


那个男人就坐在那里。


他的嘴角挂着轻柔的笑,仿佛是在说着动人的情话,他的胸前系着雪白的领带,披着灰色的西装,头顶那浮夸的黑色礼帽上有着许许多多的补丁,他湛蓝的眸高挺的鼻梁以及那双抿成一线的唇都在吸引着这个年幼的孩童。那就好似是两颗永不相遇的行星终于在时隔千年之久后再次相遇、相撞,那一瞬的撞击所产生的火花将亚瑟的眸点燃,恍如绿色的熊熊烈火在燃烧一般,他的心脏在疯狂跳动着,他感觉难以呼吸,一个疯狂的念头如同怒放的樱花在他的内心绽放得甚是激烈——他认识他,就在曾经。[I remember you.]


 


亚瑟迷惑了。


亲吻还是拥抱?对他究竟是喜爱还是平淡?是充耳不闻还是热情回答?


“许久不见,甚是欢喜。”


亚瑟听见了他的话语,却感觉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亚瑟木讷地向前移动着,就像被人用着千丝万缕的银丝所操纵的木偶,他甚至感到自己周身的空气已经凝固。他拉开了椅子,艰难地坐上去,他压抑着内心的恐惧与惊慌,尽可能平静地问道:“我由衷地感谢来自先生您的邀请。”一只可爱的兔子从他脚边走过,柔软的毛发蹭着他,他眼前一亮试图将兔子抱在怀中,却怎料这只兔子挥了挥自己的爪子拍下他的手,“嘿,这很不礼貌好吗?”说完,这只兔子又从身上套着的衣服里掏出怀表,看看时间,一蹦一跳地走掉了。


 


亚瑟感受到来自手背的刺痛,微微一愣,被这奇怪的现象所怔住。会说话的兔子,穿着人类的服饰,还有这个戴着帽子的男人。——这不正是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场景吗?


就在这时,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抬起手慌张地看了看手表,竟发现时间已经静止在了他坠落前的那一个时间点,三点一刻。不知为何,秒针已经停止了转动,如同被什么古怪魔法所操纵一般,或者是什么恶心的口香糖将秒针黏在了那里,令它一动不动。亚瑟的心里又是诧异,又是困惑,对于这种现象他难以得出令人满意的答案。于是,他在一旁皱着眉,歪着脑袋嘟着嘴,似乎这么做有利于他思考似的。


“噗。”


对面的男子被逗笑了。他手一挥,一只偌大的茶壶便漂浮于空中,随后又飞到他的手边,他为自己倒了一杯褐色液体的热饮,并歪着头对亚瑟说,“他最近脾气又大了许多,你不用管他。容我自我介绍一番,我叫阿尔弗雷德.琼斯,幸会。”


亚瑟旋即扭过头,朝着他微然一笑:“我叫亚瑟.柯克兰。”


 


亚瑟低下头,望着自己面前这个空荡荡的白盘子,属于食物的香气霎时间扑鼻而来,他有些迷茫。亚瑟喃喃道,这都是梦吗?


听到此话,阿尔弗雷德仅以沉默对答。他眯着眼,将杯子放在嘴边,乳白色的雾将镜片覆盖,接着,他将茶杯举起喝了一大口:“你对了,但是也不对。无论这是否只是一场梦,我们两个的相遇都是必然的。就好像无论分针怎样变换着位置,它也始终要与时钟相重合在一起一样。简单点说,那就是命运。”


“命运?”亚瑟鹦鹉学舌。


“对。正是那个玩意儿。仔细想想看,你不过只是因为好奇而偷偷看了一本童话书,却又阴差阳错来到这里。不管怎么说,这都多多少少改变了你的日常,然而命运的迷人之处便是这意想不到的转折,不是吗?”


“哦。”


亚瑟是懂非懂地点点头,却因为这段话太过深奥,囫囵吞枣地咽下过后便丢弃在了记忆深海当中。


他抓起距离手边最近的一块茶杯蛋糕,细心将它的包装纸一点点拆开,张开嘴将它放入嘴里,又咕咚一声坠入胃中。他感觉有点口渴。于是仰起头,问阿尔弗雷德自己是否可以喝水时,阿尔弗雷德点头,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一个刻有花纹的茶杯以及紧凑在它身旁的茶壶一并飞在了空中,亚瑟惊奇地看着这个场面,只见那盏茶壶歪歪身子,茶水便恍如泉水般从里涌出,倒入了茶杯之中,茶杯又轻轻地落在了亚瑟的手边。


亚瑟高兴地向阿尔弗雷德道谢,将砂糖轻轻放入茶杯中,学着母亲的样子小心搅拌一阵,便开始品尝起来。


 


“哦!别去吃第一个盘子里的蛋糕,那里面被某人试了点魔法。”


亚瑟刚放在点心上,却被阿尔弗雷德的忠告而打乱,他悻悻然地收回,将视线落在其余的甜点上,期间他又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手表,竟发现时间依然停留于三点一刻。


 


像是在自说自话一般,在默然注视亚瑟许久以后,那眼神就好似在看星河中最为闪耀的那一颗明星,阿尔弗雷德如此呢喃到:“——不行。这还不够。”


他拍了拍手,忽然昏暗的房间消失不见,虽他们依然身处黑暗,但似乎穿越了时空,来到了宇宙。两人的身旁是飘渺的星河,里面缀满了无数的繁星,它们如同宝石般闪闪耀眼,散发出淡蓝色的光芒。


 


他满意极了。阿尔弗雷德咧开嘴,脸上绽出灿烂的微笑,如此耀眼而明媚,旋即又起身离开了椅子——也正是在他站起身的同时,餐桌以及餐桌上的食物不见踪影,就好似这上面从未有过一样,消失得净是如此干净利落。


亚瑟失落地眨眨眼,心脏像是突然被人活生生剜去了一大块肉,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再次代替,他忽然听见了沉重的脚步声。是阿尔弗雷德正响自己走来。亚瑟抬起头,他不曾知道此时的自己有多么动人。他的侧面被星河的光所勾画出轮廓,眼睛里像是缀满了香甜的美酒,即便压抑着落空的惊喜也依然美丽如初。


“我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阿尔弗雷德微笑着,深深为他鞠了一躬。亚瑟感觉自己被击中,久久没有反应过来,面颊又再一次沁上薄薄的红晕。他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向了阿尔弗雷德,由他紧握。从手指肌肤间传来的温度令亚瑟一颤。


就在阿尔弗雷德靠近亚瑟时,他的神色中似乎增添了一份不合时宜的悲伤,那种忧伤就好似碰着了多年未见的爱人,思恋、痛苦、欲望,这一切的情感霎时间溢于言表。


亚瑟不懂,他只能眨眨眼睛,直勾勾地望着突然忧伤的阿尔弗雷德。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亚蒂?”阿尔弗雷德凑近他,在他绯红的耳边低吟。那声音好似是在哼着一首悲哀婉转的葬歌。


 


 




END.


 


 




-Free Talk-


 


未来:


祝大家七夕快乐!这是一份迟来的贺文♡希望大家能和自己另一半长长久久哦~祝吃得愉快!


能和书书组搭档真的太好啦!!!♡♡♡希望以后也能多和书书一起做双人贺文[小声]


[PS:_(:зゝ∠)_没有嫌弃我拖稿太好了呜呜呜]


 


黄书:


这里祝大家七夕快乐!(虽然是迟的祝各位有cp的和ta长长久久,没cp的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然后也百年好合x希望大家看得鱼块(缩)能和蛋蛋一起搞企划我基本就是dokidoki的!话废也不知道该说啥了x最后蛋蛋的文超级好吃!!!!!容许我痴汉一下!!


 

评论
热度 ( 64 )

© 今日的金蝙蝠也不曾散去 | Powered by LOFTER